弘一法师不仅是一位高僧,更是爱国者,他的道德令人钦佩

 

李叔同(1880-1942 )天津人,生于浙江平湖。父李筱楼,清同治进士,官至吏部,颇多资产,六十八岁始生叔同。叔同五岁亡父,二十岁奉母迁至上海。到南洋公学肄业,已是“二十文章惊海内”了。

时值中日甲午战争,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致使国门洞开。叔同少有爱国大志,力赞“戊戌变法”,创办新学,其文章在“城南文社”已三冠其曹,议论救国之道,俱见肺腑,眼看祖国大地千疮百孔,他忧心如焚,一腔孤愤。“奔走天涯无一事,问如何声色将情寄?休怒骂,且游戏!”救国无门的哀感,化为诗,则如诉如泣,凄楚悱恻。其风格真诚、质朴而冷峻,无不流露出忧国忧民的至诚人格。

早年代表作《送别》: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,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,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,一瓢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楚寒”。境幽词雅,情意真挚,扣人心弦,以致传颂歌唱半个世纪而不衰。

又如《早秋》:“十里明湖一叶舟,城南烟月水西楼,几许秋容娇欲流,隔着垂杨柳,远山明净眉尖瘦,闲云飘忽罗纹绉,天末凉风送早秋,秋花点点头。”
秋色佳景中也无不伴随着作者的伤感,淡雅幽寂,把无本性的物象人格化——“山”消瘦,“云”纹绉,“风”送秋,“花”点头,一切都化为作者本人的情与感,消尽滓渣,独留孤迥,形成一种高度和谐、浑成的艺术境界,情景交融,物我同一的高层次的审美情形,真是作者内在美的外形化。
再如《悲秋》:“西风乍起黄叶飘,日夕疏林梢,花事匆匆,梦阴迢迢,零落谁凭吊?镜里朱颜,愁边白发,光阴暗催人老,纵有千金,纵有千金,千金难买年少”。
其中,有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的哀叹,又有“问君能有几多愁”的悲凉,难怪他的《落花辞》中连用了“纷纷纷”与“寂寂寂”,真是悲泣绞心,与其《忆儿时》中“高枝啼鸟”,“小川游鱼”形成悲与欢的强烈反差。
最感人肺腑的是他作于1905年东渡日本时的《金缕曲·留别祖国,并呈同学诸子》:“披发佯狂走,莽中原,暮鸦啼彻,几株衰柳,破碎河山谁收拾,零落西风依旧,便惹得离人消瘦,行矣临流重太息,说相思,刻骨双红豆,愁黯黯,浓于酒,漾情不断淞波溜,恨年年絮飘萍泊,遮难回首,二十文章惊海内,毕竟空谈何有!听匣底苍龙狂吼,长夜凄风眠不得!度群生那恒心肝剖!是祖国,忍孤负!”
钢肠苦志,何等抱负!其悲心壮怀,赤子忠烈,无不溢于言表!暮秋落日,凄厉萧条,离愁别恨,游子消瘦。“长夜凄风眠不得”,“度群生那恒心肝剖”,其救国热忱的血液在沸腾!爱我中华之心在燃烧!
李叔同先生以赤子的忠烈与坚贞,表述在“愁黯黯,浓于酒”的诗哥之中,是其伟大精神本质的真实显现,形成其诗歌艺术的夺目光彩!“风格即其人”。诚然,诗人的基调是悲哀的,正因为如此苍凉、深沉,使我们如见其清癯如鹤之身,如听其清彻如铃之声,更见其赤诚忠贞之心。作者全部人格内涵的美闪烁着夺人异彩。几千年封建专制,上自先秦的屈原,下至清末文人,在整个诗史长河中,不必说李太白“高堂明镜悲白发”,杜甫的“无边落木萧萧下”的惊恐;作为豪放诗人的苏轼也难免有“人生如梦”的悲叹!更有“鬓先秋,泪空流”的爱国诗人陆游,“人比黄花瘦”的女诗人李清照……历代诗人无不都在正义与邪恶的矛盾中奋争!力求!
以时代的最强音铸成不朽的诗魂!“凄凉读尽支那史,几个男儿非马牛”顶天立地的硬汉,也有“不轻弹”之泪!千古哀愁,是国魂之所在,诗魂之所在!

 

最新资源

文件名称 文件大小 文件类型 更新时间
R819T_11_B.01_OTA_001_all_130923_wipe_G4_102_百度云.zip
--
文件夹
2020-06-21 18:38:34
百度云解压版
--
文件夹
2020-06-21 18:38:34
zteu930hd百度云osv6.zip
--
文件夹
2020-06-21 18:38:34
百度云客户端
--
文件夹
2020-06-21 18:38:34
百度云动漫.txt
--
文件夹
2020-06-21 18:38:34

爱国者相关资讯

本站betway结果均来自网络,不保证数据的准确性!

Copyright 2012-2018, 126搜搜网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合作联系 294223859@qq.com